<legend id="0wqgb9"></legend>
              • <li id="894szw"></li><div id="894szw"></div>
                • 電腦版| 手機版| 英文版| 電子校報| 視頻校園
                  校長信箱 xzxx@sxmu.edu.cn
                  書記信箱 sjxx@sxmu.edu.cn
                  新聞中心
                  山醫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山醫故事 >> 正文
                  徐建國:我從山西醫學院起步
                  發布時間:2019-05-09稿件來源:學校辦公室 點擊次數:字體大小:大 中 小

                  我從山西醫學院起步

                  徐建國

                  一、我的職業生涯從山西醫學院起步

                  1973年8月的一天晚上(記不清具體日子了),我懷揣著山西醫學院的錄取通知書,乘坐到火車站迎接新生的大轎車進了校門,在一座建築物附近停下。老師說,同學們,山西醫學院到了,下車吧。

                  我下了車,看看周圍,有燈光,但不亮,看的不是十分清楚。但心情十分激動:我是大學生了!這是真的嗎?我反複問了自己幾次,確定不是在做夢。

                  能夠成爲工農兵學員,在那個時代,是非常幸運的。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機會。

                  對我來說,成爲工農兵學員意味著:1、從此成爲城市戶口了;2、從此成爲“國家人”了;3、從此人生進入了正軌。

                  這是最重要的。

                  我生在農村。媽媽是農民,父親是師範學校的一般幹部。因爲媽媽是農民,所以我的戶口就必須落在農村。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左右,農村戶口是不可以到城市找工作的。也就是說,如果你的媽媽是農民,你幾乎就會注定一輩子要作農民。在今天看來是非常不合理的事情,在當時卻是現實存在。所以,在當時,最重要的,就是成爲城市戶口,成爲國家人,能夠找到一份工作。

                  1973年的工農兵學員招生辦法,和現在的大學生招生辦法完全不同。在我不斷被拒,屢屢碰壁,幾乎絕望的時候,是山西醫學院的招生老師,發現我的考試成績和學習背景還不錯,主動提出:“到山西醫學院來吧。”

                  從這一點來說,我的職業生涯是從山西醫學院起步的。

                  山西醫學院不僅僅是母校,更是我人生發生重大轉折的地方。如果沒有山西醫學院招生老師的“伯樂”精神,我的人生可能要另外書寫。

                  多少年後,我才知道,“伯樂相馬”的故事,就發生在平陸縣張店與運城鹽池之間的虞坂古道上。如今,已經成爲一個景點。

                  二、我在山西醫學院選擇了醫學微生物學

                  我從事微生物研究四十余年了。最初的興趣,是在山西醫學院建立的。

                  還是在入校一年級的時候,在圖書館裏看到介紹著名微生物學家巴斯德的書。在法國每每遇到傳染性疾病災難的關鍵時刻,巴斯德都能挺身而出,帶領團隊,解決問題。在當時的條件下,巴斯德能夠取得如此卓越的成績,是非常不容易的。我被巴斯德所感動,覺得能夠像他那樣,從事醫學微生物研究,也是不錯的選擇。

                  三年制的工農兵大學畢業後,我被分配到山西省平陸縣常樂公社衛生院。按照規定,入職前必須下鄉一年,縣委宣傳部抽調我到寫作組從事新聞報道工作。1977年,鄧小平同志複出後主抓教育。

                  根據中央精神,山西醫學院要加強師資隊伍。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得知了這個消息。我有幸被學校選中,回校當老師。

                  到校後不久,要分專業了。當時,生理、生化、藥理、病理等是基礎醫學的熱門專業,很少有人對微生物感興趣。系領導征求我的意見,我提出來,能否到微生物教研室,系領導立即表示支持。于是,我成爲微生物教研室的青年教師,開始攻讀醫學微生物學知識。

                  恢複研究生招生制度後,我于1979年考取中國醫學科學院流行病學和微生物學研究所劉秉陽教授的碩士研究生,從此走上醫學微生物學的研究征途。

                  考試和錄取的過程,是非常有戲劇性的。我1973年在山西醫學院從ABC開始學習英語,底子較差。爲了集中精力複習功課,基本上是淩晨6點入睡,上午12點午飯,晚飯後開始學習,持續到淩晨6點,這樣的學習和生活大概持續3個月左右的時間。

                  出乎意料的是,在專業課考試的時候,打開信封,空空如也,中國醫學科學院的試卷丟了。一個月後補考,幾乎沒有人認爲我能夠通過考試。可是,天道酬勤,我通過了考試。

                  三、山西醫學院一直在關心我
                  2011年,我有幸當選爲中國工程院院士。

                  不久,時任山西醫科大學校長的段志光教授帶領校院兩級部分領導以及我的老同學程牛亮、陳登山等,專程到北京表示祝賀。我和家人非常感動。

                  母校對我的知遇之恩,無法以言語表達,我願意爲母校的發展,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後來,我有幸成爲山西醫科大學的研究生導師,爲學校培養碩士、博士研究生。

                  山西醫科大學的學生非常努力,非常有潛力。一些學生已經成爲我不可或缺的助手,一些學生已經嶄露頭角,成爲中堅力量。

                  近年,我的實驗室發現了許多新的細菌。其中,一部分新細菌,是山西醫科大學的研究生發現和命名的。

                  爲了回報山西醫學院對我的知遇之恩,爲了回報山西醫學院教師對我們學生的培養,以邵象伊教授命名的一個新的細菌“種”“邵象伊纖維單胞菌”(Cellulomonas shaoxiangyii)已經投稿(我們相信能夠被接受發表)。 以山西醫學院著名教師命名的新的細菌“種”會陸續出現。

                  願山西醫科大學不斷取得進步!

                  徐建國

                  2019年5月1日

                  作者介紹:徐建國,男,漢族,1952年4月生,山西平陸人。山西醫學院醫學系1973級校友。醫學微生物學家,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原所長、研究員,傳染病預防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艾滋病和傳染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科技重大專項技術副總師,第二屆國家病原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國家認可委員會第三屆實驗室技術委員會生物安全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國務院食安委專家委員會委員,第二屆全國動物防疫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微生物學學會副理事長,中華醫學會常務理事、中國有害生物防制協會會長。獲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傑出青年基金資助。2013年被健康報等評爲“生命之托 希望之諾--醫藥衛生界30年生命英雄”之一。

                  上一條: 第一醫院成功爲“漸凍人”實施膽囊切除術
                  下一條:第二臨床醫學院組織離退休職工志願導診服務患者